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旗下上市公司主业停滞变身投资平台 明天系"撤退"
新京报  2018-01-22       ] [  ] [  ]  打印
  明天系“撤退”?
  2017年明天系在多起资本运作中临时退出;旗下上市公司主业停滞变身投资平台
  一则接着一则的资产出售消息,令资本大鳄明天系成为舆论焦点。
  1月2日,明天系旗下港股上市公司恒投证券公告称,公司的九名股东拟将所持有29.94%的股份出售给中信国安集团,作价90亿元。这是继去年年底与华夏人寿310亿元交易失败后,与明天系关系密切的又一项重大交易,合计金额约400亿元。
  2016年开始,明天系控制人肖建华频传风波。新京报记者发现,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明天系在多起资本操作中临时退出,涉及美都能源、齐星铁塔等上市公司。
  出售恒投证券股份,终止入主华夏人寿
  2018年1月2日,明天系旗下恒投证券(即恒泰证券)公告称,公司的九名股东拟将所持有29.94%的股份出售给中信国安集团,作价90亿元人民币,双方已经签订框架协议。
  截至2017年中,恒投证券第一大股东为华资实业。华资实业为“明天系”众所周知的三驾马车(三大上市公司)之一。如交易顺利达成,中信国安将取代明天系成为恒投证券的新东家。
  在恒投证券“易主他人”之前不久,明天系对华夏人寿的入主计划也正式宣告破灭。
  2017年11月,原计划通过定增拿下华夏人寿51%股权的华资实业发布公告称,鉴于证券市场发生了较大变化,同时综合考虑融资环境和监管政策变化等因素,决定终止2015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并申请撤回申报材料。
  在华资实业计划控股华夏人寿之前,华夏人寿被认为是“明天系”的隐秘成员之一。现任华夏人寿董事长李飞曾担任新时代证券监事长,而新时代证券正是早期明天系进行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此外,监事牟艳丽、董事孙宝泉都曾有明天控股旗下公司工作经历。
  当提及定增入主华夏人寿中途“停摆”一事,明天系内部人士也不明所以。
  “做不下去了,公司高管还是决定停了吧。”2017年12月,华资实业某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2015年,华资实业宣布,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对华夏人寿增资,增资完成后持股比例不超过51%。2016年7月,中国证监会对华资实业非公开发行申请进行了审核并通过。
  在华资实业对华夏人寿上述资本操作“遇挫”的同时,市场上关于明天系“处置资产”的说法开始不胫而走。据财新报道,“明天系”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出售旗下金融资产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肖建华频传风波
  一年前的1月30日,有媒体报道称,大陆万亿级富豪肖建华在香港被控制。报道出现后,肖建华当天晚间在明天控股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特别声明,否认传闻。然而,这两条声明如今均显示“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去年2月2日,明天控股再发声明,称明天控股及其子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一切运转正常,感谢社会各界朋友对肖建华及公司的关注与厚爱。
  对于是否是因肖建华被控制传闻导致定增失败?华资实业上述内部人士指出,“高管层也没跟我们讲因为什么,就说停吧”。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自从20年前运作华资实业上市,肖建华曾短暂担任董事长一职,其后退居幕后,目前华资实业实际控制人为肖卫华,亦即肖建华弟弟。
  当提及肖卫华是否有涉及调查一事,华资实业证券部人士予以否认,肖卫华是明天控股法人,是我们公司实际控制人,他和肖建华是两个人。“没有听见什么传闻”。
  2017年11月25日,当新京报记者向华资实业提出采访请求时,对方证券部人士予以婉拒,她表示,因为公司正处于敏感时期,因为这么大项目突然停止,市场波动很大。从监管部门到股民,一直对这个事还是挺关注的。
  该人士称,现在从上到下、从明天控股到上市公司不接受任何采访。“今年形势挺紧张的,多种因素。”
  当被问及是否明天系将出售现有金融投资业务,华资实业证券部人士11月25日明确否认,表示“只是华夏银行前些阵子出售了一部分。”
  多项资本运作中途撤出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除了华夏人寿这样的巨额并购案外,明天系一年来的资本操作也似乎并不平稳。
  在2017年的两次资本操作中,明天系均“中途”退出。
  2016年6月,位于肖建华家乡山东肥城的瑞福锂业实施增资,明天系旗下天安财险“突击入股”,总出资额40000万元取得18.18%的股权,此时距离后者被上市公司美都能源收购仅仅不到一个月。
  然而,根据西水股份去年8月30日公布的天安财险2017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报告期内天安财险对瑞福锂业的持股由18.18%变为零。
  据新京报记者走访,瑞福锂业控制人为王明悦,其主要产业为山东明瑞化工集团,从地理上看与肖建华曾经手过的阿斯德几乎是隔壁相望,明瑞集团也是瑞福锂业的发起人。
  一位阿斯德老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明瑞和阿斯德也是有渊源的,明瑞最早是乡镇企业,后来变成国有,有一阵子效益不好,就被阿斯德托管了。那时候阿斯德还叫肥城化工厂。后来,明瑞又从阿斯德分离出来,接着被王明悦收购。
  有消息称,明天系是在瑞福锂业等方面说服下退出。对此,王明悦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明天系的)进出很正常。天安在上海的投资公司那边本身就有约定,随时就退。退出是他们的决定,不是我决定的。
  从大环境来看,这一时期监管层对金融市场的态度趋于严厉。
  2016年底,证监会主席发布对金融行业的严厉讲话,“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在上市公司齐星铁塔收购北讯电信时,明天系旗下的天安财险也曾出现在定增对象中。
  2015年7月,齐星铁塔发布定增方案,公司拟以6.16元/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23亿股,募集63亿元用于收购北讯电信100%股权等项目。其中天安财险认购金额4.3亿元,认购股份7000万股。
  2017年4月,齐星铁塔定增完成,募集资金总额下降至50.31亿元,此时的定增上市报告书中已经没有了天安财险的身影。
  上市公司变身壳公司?主营业务停滞
  随着并购受挫,明天系旗下的元老级上市公司华资实业承压。
  据新京报记者走访,华资实业上市以来的主营业务一直是以甜菜为原料进行食糖加工为主企业,其后向金融投资大幅转型。
  华资实业证券部人士指出,对于主营业务如何转型,目前还没有具体的结论。
  “主营这块以前是甜菜加工为主,前几年市场不好就停掉了,现在是做精炼糖,属于国储糖,国家对这块管控、有政策,因此主营收入也不是很高。目前,公司业绩还是主要以投资收入为主,投资华夏银行、恒泰证券,做一些理财为主”,她表示。
  不只是华资实业,作为明天系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明天科技如今扣非业绩长期亏损,目前已经被戴帽,即ST明科。新京报记者2017年12月走访获悉,ST明科脱胎于包头一化等化工企业,但如今化工主营业务已经停滞。
  相比于华资实业和ST明科,作为天安财险控股方的西水股份业绩不错,其前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4.8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6340.41%。
  在明天系员工看来,实体产业的停滞,与肖建华对金融投资更为重视有关。
  华资实业多位中层员工告诉记者,他们并未见过肖建华本人。一位见过肖建华的人士称,肖建华成为董事长后,就在任命大会上来了一次。他成了幕后人物,任何职位也不承担,留了个一位叫程东胜的高管来负责,他再任命糖厂(华资实业前身为包头糖厂)出身的人来具体管事。
  包头一位接近包商银行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肖建华在包商银行持股虽少,包商银行每次定期中层干部开会,肖建华会专门回来主持会议,一直到前几年都是这样。
  按照华资实业某中层人士的话说,对于明天系而言,旗下华资实业和明天科技两家公司仅剩其作为“壳”的价值。
  新京报记者近日向华资实业和明天控股所发采访提纲未收到回复。
  明天系
  释义
  “明天系”是指市场对资本大鳄肖建华控制的数十家上市公司、金融机构的统称。名称起源于其上世纪90年代创立的以“明天”二字打头的企业。1999年9月20日,由肖建华妻子周虹文出任法定代表人的明天控股有限公司成立,成为此后肖建华资本运作的核心平台。
  规模
  明天控股在其官网介绍称,公司是国内最早从事股权投资的公司之一,总部设于北京,在上海、山东、内蒙古、辽宁、江苏、广东等十几个区域都建立了分支机构,如今已成为横跨金融、实业、地产、能源等多个领域,资产规模庞大的控股集团。
  现状
  从去年上半年开始,明天系在多起资本动作中中途“退出”,被外界解读为“战略收缩”
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与所推荐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数据、资讯等内容均来源于第三方,仅供参考,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地址:中国北京西城区金融大街35号国际企业大厦C座 100033   客服电话:95551或4008-888-888   传真:010-66568532   电子邮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